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人造培根和牛排 “人造肉”概念异军突起成股市上“最亮的仔”

发布日期:2019-08-06 00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人造培根和牛排 人造肉概念异军突起成股市上最亮的仔 美国人造肉制造商Beyong Meat近日宣布,继人造牛肉和猪肉之后,该公司正在开发新产品:人造培根和牛排。 该公司CEO伊森-布朗(Ethan Brown)表示,这两款产品是该公司长期创新努力的一部分,对于该公司产品组

  美国人造肉制造商Beyong Meat近日宣布,继人造牛肉和猪肉之后,该公司正在开发新产品:人造培根和牛排。

  该公司CEO伊森-布朗(Ethan Brown)表示,这两款产品是该公司长期创新努力的一部分,对于该公司产品组合的建立非常重要。但他补充称,这两款产品目前仍在开发中。

  布朗没有透露该公司计划何时将这些产品推向市场,指出其研究人员将需要一个“意外的突破”,在不久的将来推出。

  由于健康和环境方面的原因,越来越多人希望减少肉食摄入,因此对Beyond Meat产品的需求猛增。这家人造肉公司今年一季度销售额达4020万美元,较去年同期飙升215%。

  上周三,该公司宣布将与唐恩都乐合作,在曼哈顿的餐厅推出一款包含人造肉香肠的三明治。

  除了开发新产品外,BBeyond Meat还在不断改进其已推出的肉类替代品,改进了汉堡肉饼,使用椰子油和可可脂,使其产品吃起来更像真肉。

  睡前聊一会,梦中有世界。大家好,前两天,“人造肉第一股”beyond meat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便暴涨163%,随后国内“人造肉”概念异军突起,一度成为股市上“最亮的仔”。受党报评论君邀请,今晚我们就来聊聊“人造肉”这个话题。

  提起“人造肉”,最先联想到的可能是如今已经活跃在各大素食餐厅的“素肉”,以豆制品为原料,经过一番调味,达到以素仿荤的效果。从中国自古相传的“素鸡”“素鹅”到你小时候啃过的辣条,再到宜家新研发的素肉丸,肉味能“人造”似乎已不足为奇。但真正让人匪夷所思的是,一种能从实验室培育而来的肉。

  如果说“素肉”是用植物蛋白质“凑”出来的,那么“培育肉”更像是从动物细胞里“长”出来的。通过提取动物细胞、利用生物反应器独立培养,便能随心所欲,得到最想消费的那部分肉。这种听起来有些科幻色彩的技术,如今已落地成线年,荷兰科学家便向全世界展示了人造汉堡,从而掀起一股实验室培育肉的热潮。

  无论是“素肉”,还是“培育肉”,“人造肉”兴起的背后是日益旺盛的市场需求。在一些落后地区,速生的培育肉能尽可能多地带来日常所需的动物蛋白质;而在消费升级的新趋势下,“素肉”的素菜荤味也能成为绿色健康的替代品,减少了吃肉可能导致的肥胖、高血脂等疾病。既能“知肉味”,又能“享健康”,人造肉的价值确实不小。更重要的是,与传统肉类相比,“人造肉”在根本上防止了动物疫病的传播,也有助于减排温室气体。有机构数据显示,养殖业所排放的温室气体中,45%是生产饲料时排放,39%是动物排放。消费“人造肉”,看起来像是一种更具环保前景的吃肉方式,引发资本竞逐便不难理解。

  尽管苏东坡说,可使食无肉,不可使居无竹,但事实上,作为食肉动物,人类对肉的依赖一时还难以改变。能变化的是什么?是理念。从远古的茹毛饮血,到历史上的花式烹饪,再到当下的人造原料,同样一块肉上,理念已经走出千里。今天,“素食主义”逐渐打破“肉食主义”铁板一块的格局,开始成为风尚;即便在“肉食主义”内部,食肉背后的环境因素、动物保护主义精神、粮食危机问题也逐渐被考量在内,发展出新的饮食文化。换个角度看,“人造肉”会不会改变人类与食物之间千百年来形成的关系,让食品的社会和情感意义发生变化,从而影响到文化乃至文明的变迁?

  所以,如果说在吃饱、吃好、营养、环保之间求平衡是当代世界始终关注的命题,“人造肉”的出现,提供了一种解决相关问题的可能手段。从表皮级别到细胞级别,食物的精细化处理背后,更是生产力的极大提高,可以说,“人造肉”作为一种“未来之肉”,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技术进步和技术红利。

  从目前的研究进展和市场接受度来看,说“人造肉”要替代传统肉类还为时尚早。但随着科技进步和观念更迭,以“培育肉”为代表的“人造肉”或许会成为趋势。要先于消费者闻风而动的,或许应是监管者。正如椰奶、杏仁奶的出现延展了人们对于“牛奶”的认知,当“人造肉”颠覆了对“肉”的定义,如何在重新诠释肉类概念的同时,在生产制造环节,在管理规范和卫生检验标准上同步跟上?比如在培养细胞时,如何避免被细菌污染,如何防止添加剂泛滥,凡此种种,都有待进一步探索和完善。总之,新生的东西是难得的,对于“人造肉”,要静观其变,也应有所作为。

  在人类一步步对抗上帝原力的故事中,“人造肉”应有其名。这个故事,有一个悲伤的开始。

  1912年,法国生物学家亚历克西卡雷尔将鸡的一块心肌组织放在营养液中,这块组织持续跳动了20年。

  上世纪50年代,一位在二战中饱受摧残的荷兰医生威廉凡埃伦,由于自己特殊的经历,加上悲天悯人的性格,开始真正尝试在体外培育肉。此后20多年,他孤独地把自己的一切都押注在这样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上。

  1931年,还没走向成功的温斯顿丘吉尔在一篇文章中写道:50年后,我们将不再为了吃鸡胸肉或鸡翅而愚蠢地养一只鸡,可以在适当的介质中培养需要的部分。

  那一年,科学家成功地分离出小鼠胚胎干细胞并建立了体外培养条件。这些干细胞可以无限地分裂,也可以分化为许多组织。荷兰医生看到了希望。

  1999年,不知是不是受到丘吉尔那句话的影响,威廉凡埃伦医生从医学界调转船头凭借“运用细胞培养法进行肉类工业生产”,他获得美国国家专利和国际专利。由于美国宇航局的参与,加上环保主义者、动物保护组织的推动,人工培育肉成为一个关于未来的议题。

  2012年,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的科学家马克波斯特博士,终于在全球首次成功培育出了人造肉。人造肉第一次从科幻变成了科学。

  2013年,马克博士创立了MosaMeat公司,开创了试管肉行业。同年,在实验室,马克波斯特把培养皿中所培育的造价33万美元的人造牛排送入烤盘。对于“人造肉”而言,这是个历史性的时刻。

  此刻,这块“肉”的商业旅行才刚刚开始。非到此时,人们不会发现,“人造肉”及其背后的概念股何止是“肉”,简直是坦克。

  2019年5月2日,BeyondMeat正式挂牌上市,股价当天大幅暴涨了163%。回顾其上市以来的26个交易日,BeyondMeat最新收盘价较25美元的发行价已经累计飙升近6倍。

  在此之前,另一家人造肉品牌ImpossibleFoods已走在前列。它与美国快餐巨头汉堡王达成合作,在2019年底前,汉堡王将把“人造肉汉堡”推广至全球7200家门店。

  国内也无名风起,A股新兴概念人造肉概念股:哈高科、双塔食品、丰乐种业、维维股份等多股涨停。

  实际上,此时在市场上表现强势的“人造肉”,已经和丘吉尔的预言发生了一些不同。

  2013年的那块天价牛排,是从活体动物身上提取细胞,然后在培养基上进行增殖的“试管肉”,是有如上帝般的艺术创造。而市场主流产品,是基于植物蛋白、氨基酸等制造的,模仿真肉质感的“素肉”。

  占据97%以上市场份额的11家“人造肉”企业中,有7家的产品,是植物蛋白肉。但因为素食主义、政治正确、时尚“素肉”快速地受到追捧,赚取大量的资本。

  可谁都明白:技术远未到家。一旦舍本逐末,“人造肉”本身就已经埋下一些原罪了。

  在美国超市,植物蛋白类的“人造肉”的价格,较传统肉类贵20-50%。算入摩尔定律,普通消费者真正吃到普及的“人造肉”,还需要至少20年。

  据相关数据,截止2018年底,全球肉类市场规模为1.4万亿美元。作为传统肉类的替代品,肉类行业破万亿美元的巨大市场,给予了“人造肉”足够大的市场。

  翻开“人造肉”的新闻看来看去,私以为最有趣的还是国外的创业大佬们,为了说圆这个故事(或者,这是他们的真实看法?),在品尝人造肉的时候溢出的反应:

  “难以想象这不是一块鸡肉,它真的太像了。”“很好吃,和真的鸡肉没什么太大的不一样。”

  比尔盖茨咬了两大口BeyondMeat的人造鸡肉卷,他评价就是两个字:惊喜。

  再深挖一下,你就会发现,奇怪,市场回应很少。资本已经甚嚣尘上,这个现象令人费解。有国内知名视频博主体验了一把人造肉:在真正的牛肉饼和Beyondmeat生产的“牛肉饼”面前,他的猫选择了避开了所有的,“错误答案”。

  别忘了,“人造肉”投资者盖茨说过这么一段:“如果世界上的牛组成一个国家,它将成为第三段温室气体排放国。”我宁愿相信,他的身份影响了他的味蕾判断。

  好巧不巧。不远的西方影史,竟然拍过这么一则“人造肉”故事,与如今热热闹闹的造肉大业形成了微妙的互文。

  法国有个喜剧演员路易德菲奈斯(《虎口脱险》里的小老头),演过一个作品叫《美食家》。法国的美食家,社会声望很高,他因此被选为市长。

  有市民投诉说一家食品加工厂的食物有问题。于是市长先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进行了暗访。

  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来了:流水线上,白色的塑胶骨架,挂上一层厚厚的胶状物,再喷上红色,变成了颜色诱人的烤鸡。超越自然生长期“鸡肉”诞生了。

  市长目睹了一切。他被工厂的人逮到,被迫吃了一只法国蜗牛,失去了他引以为豪的味觉。

  他人生第一次感到,吃肉真可怕。影片的最后,男主在一杯天然美好的法国红酒中,流下了热泪,找回了味觉。

  还真有预见性。十几年前,法国人就预感到肉还可以这样“人造”。过去当笑话看,对比现实却一点也笑不出来。

  如今,通过科技与资本,人造肉的科幻故事被一步步演变为科技现实。但事到如今,没人想把一份“人造肉”放在家人灯火可亲的餐桌上。它注定背离着“吃”的想象共同体。

  这中间越不过去的沟壑太多:煎炒油炸的手艺、传承、美食文化。数万年来,人们对一块五花肉在煎锅上滋滋作响的质感的认知,还有那滋味。

  前段时间,国外环保公益组织WildAid指出中国人吃猪肉太多,造成了资源的破坏甚至加剧温室效应。中国地区的广告代言人张钧甯、黄轩在如茵绿草中娓娓道来:“从现在开始告诉他,好好吃菜就是爱,从每一口改变世界。”

  能吗?人的内心没法变。世界变了都没法变。我的爱就是冬天挂在外面的香肠。

  维维股份、双塔食品、哈高科等几家国内传统食品制造商,伴随着人造肉概念股的强势,近期实现了短时间内的迅速拉升。

  中国企业也要乘上这股气流么?有意思的是,5月9日,维维股份撇清了。“尽管公司一直从事大豆方面的研究,但没有比对过大豆蛋白提取技术跟美国新兴人造肉技术,公司目前不涉及人造肉业务。”

  看文章读舒服了,我们会说“给小编加个鸡腿”。不妨想想这背后的逻辑。一组数据是,尽管中国人吃肉总量在全世界的各大经济体里面霸着第一,但是中国人均肉类摄入量,在世界经济体里面只排到12位,将将排在南非之前。

  翻开Beyondmeat包装袋,配料表一栏里“豌豆蛋白”“大豆蛋白”几个字赫然在目。你得说:见怪不怪了。对于中国人而言,“植物蛋白人造肉”好像不是个特别遥远的东西,甚至是个传统。譬如那些老爷子最爱的,素鸡、素火腿、素烧鹅

  正是初夏。在江苏省会南京,这儿的鸡鸣寺,提供着两种叙事:在游客的眼中,它是名刹,早点儿时间,看满街的樱花,一绝。在常客的眼中,它是隐于市的特色餐饮,素菜馆。

  素菜馆的菜单,大多都很值得玩味,一是,菜肴大多以佛教经典立意,如“福慧双修”“法幢舒卷”“普门自在”。

  二来,翻开菜单,牛排、辣子鸡、松鼠桂鱼、回锅肉、糖醋排骨,甚至是羊肉串,造型上以假乱真,而味道也与肉类极尽类似。在配料的作用下,羊肉串甚至充满了西域风情(孜然味),勾起你在烧烤店里的感受。

  吃素熬着,或者是添上一口肉,对于中国人来说,其实有特殊的意义。吃多少肉、吃不吃肉、吃真肉还是假肉的喧嚣,放在我们面前,展现出的是两个价值观维度。

  明显,海外创业者们,评判食物价值的标准,是美与恶。而在中国人浩荡的历史上,关注的则是食物的有与无。

  一篇叫《一牙月白》的吃文中,作者谈了自己在20世纪60年代,熬夜排队买豆腐。什么是“一牙月白”?这“一牙月白”指的是一板豆腐最角落里有两条凸起的四块儿,实际比起中间的豆腐也重不到一钱,却在严冬中,让每个人心心念念,大家都盯着。

  再有四川达州的特产“灯影牛肉”。刀工好的,能切得照透刀光。如今是一方特色了。这刀工最早的目的,可是为了坑一坑艰苦的劳工们:若是按片算到人头上去,这肉片自然是越薄越好。地方唱段云:一片肉薄到什么程度?薄到一阵风吹出去三里路。

  这是时代的天气,时过境迁,某些细节已经散佚不名。而人们面对食物的人生体验,却越发清晰。

  仿荤盛宴里,最好的部分不是给一盘素鸡在《金刚经》里找一个说法、或者做得宏大细致,像是端出宫殿。而必然在于,在饮食刚刚满足所需的时候,如杜甫所言,“夜雨翦春韭,新炊间黄粱”,那种诚以待人的美好心意,以及这种朴素的吃食,所带来的心灵的干净。

  望着蒙蒙夜色,想到30年后人造肉将称霸世界。令人不禁想掏出手机,下单一碗大肉面压压惊。

  ①凡注明来源:XXX(非在线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 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,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,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、投诉、批评。



上一篇:西餐中最好做的一道菜是什么? 下一篇:玄幻和神话有什么区别?